组卷题库 > 初中语文试卷库

部编版2022-2023学年九年级下册语文5.18 《 天下第一楼》同步练习

作者UID:7319097
日期: 2023-01-28
同步测试
基础知识
阅读理解
阅读下文,完成题目。 

败笔

田玉莲

①姥爷念过私垫,虽说腹中墨水不多, 却极喜好收藏古玩和古画,并且花钱在小镇繁华地带租了一处房子,开起了一家经营古玩和古画的店铺。

     ②在一个春风依依、花开烂漫的日子里,姥爷的店里走进了一位衣着得体的客人。交谈中,姥爷得知此人是经营茶叶的南方商贩。那人在店铺里溜达了一圈,看中了一幅画。那幅画是一人牵一驴过一座小木桥,小桥很狭窄,仅能客人和驴子走过。因为桥过于狭窄,驴子非常胆怯,执拗着不肯过桥,牵驴人就用力拽着它前行。

     ③商贩非常喜欢这幅画作,在跟姥爷讨价还价之后,以二百两银子成交。商贩先付了一百两银子给姥爷作为订金,讲好不要再卖给其他人,剩下的一百两银子,待他回到住处筹措够了再来取画。

     ④等那商贩走了之后,姥爷高兴得简直有些忘乎所以,手中掂量着那一百两银子,喝下了一大黑瓷碗地瓜酿的烧酒。姥爷想,这幅画能卖二百两银子,真是个不小的数目,恐怕开三年店也赚不了这么多钱。培爷得意地哼着小曲:“姐儿呀,南园呀......”

     ⑤鸡叫天亮,商贩带着银子如期而至。可是,令爷做梦也想不到的是,商贩重新打量一番那幅画后,竟不乐意了,硬要姥爷把预付的一百两银子退还给他。

     ⑥姥爷一头雾水,百思不得其解,就质问商贩:“说得好好的,怎么说变卦就变卦呢?这不是耍弄人吗?”

     ⑦商贩见姥爷一副十分委屈的神态,就解释说:“这幅画,画的是一个人牵着驴子过桥,画上并没有画出缰绳,但仍能清晰地感觉到牵驴人拖拽的力度,这正是此处无声胜有声,啊!”商贩接着说:“此处不落一笔,却蕴含着无限的奥妙,可谓神来之笔。然而,这么一幅好画,却让你平白无故地给毁了。”商贩长吁一声,晃晃头,极为惋惜。

     ⑧听着商贩的话,姥爷不由自主地“哎”了一声,懊悔得直踩脚。

     ⑨昨晚,姥爷喝下一碗地瓜烧后,喜不自禁地把那幅画展开来看,突然,他发现画中有一处瑕疵——牵驴人虽然在用力拽驴子,却没有缰绳。嗨,姥爷禁不住埋怨起作画的人来:太粗心,真是马大哈!更让他纳闷的是,这样的画,竟还有人愿花二百两银子买,真是个外行。

     ⑩姥爷庆幸自己发现得及时,要不然,明日商贩要是察觉了这一疏漏,这二百两银子还不打水漂了?于是,他研墨拈笔补上了一条粗壮的缰绳……..

(有删改)

阅读下文,回答问题。

茶馆

老舍

王利发和崔久峰由后面慢慢走来。刘麻子等停止谈话。

王利发:崔先生,昨天秦二爷派人来请您,您怎么不去呢?您这么有学问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又做过国会议员,可是住在我这里,天天念经;干吗不出去做点事呢?您这样的好人,应当出去做官!有您这样的清官,我们小民才能过太平日子!

崔久峰:惭愧!惭愧!做过国会议员,那真是造孽呀!革命有什么用呢,不过自误误人而已!唉!现在我只能修持,忏悔!

王利发:您看秦二爷,他又办了厂,又忙着开银号!

崔久峰:办了工厂、银号又怎么样呢?他说实业救国,他救了谁?救了他自己,他越来越有钱了!可是他那点事业,哼,外国人伸出一个小指头,就把他推倒在地,再也起不来!

王利发:您别这么说呀!难道咱们就一点盼头也没有了吗?

崔久峰:难说!很难说!你看,今天王大帅打李大帅,明天赵大帅又打王大帅。是谁叫他们打的?

王利发:谁?哪个混蛋?

崔久峰:洋人!

王利发:洋人?我不能明白!

崔久峰:慢慢地你就明白了。有那么一天,你我都得做亡国奴!我干过革命,我的话不是随便说的!

王利发:那么,您就不想想主意,卖卖力气,别叫大家做亡国奴?

崔久峰:我年轻的时候,以天下为己任,的确那么想过!现在,我可看透了,中国非亡不可!

王利发:那也得死马当活马治呀!

崔久峰:死马当活马治?那是妄想!死马不能再活,活马可早晚得死!好啦,我到弘济寺去,秦二爷再派人来找我,你就说,我只会念经,不会干别的!(下)

(有删改)

阅读下文,回答问题。

卢孟实上。他人到中年,衣着华贵,面容丰满,一脸威严。身后跟着修鼎新。

卢孟实向店里扫了一眼,坐在当年老掌柜的那把太师椅上。

卢孟实把手一伸。

小伙计马上把一个蓝花白地的细瓷小碗送到他手上。

卢孟实:(呷了一口)欠火。

修鼎新:鸭汤欠火,告诉二灶添硬柴加大火。

声孟实:(喝着,头也不抬)谁让他进来的?

修鼎新:(暗向克五使眼色,让他快走)

克五:(反而凑上来)卢掌柜的,不用说你这儿了,就是王爷贝勒府,我也随便串胡同。我闻出来了,你后院有烟土!

卢孟实:赶走!

克五:送我只鸭子咱们了事,要不然……

福顺:走!

修鼎新:(小声)五爷,走吧。

卢孟实:有人在东家那儿告我,在老家买地置房子,不错,有这事儿。做饭庄子的就不能置产业?就都得吃喝嫖赌走下流?我还想买济南府,买前门楼子哪!成顺!

成顺:是。

卢孟实:你哪天办喜事?

成顺:二月二。

卢孟实:龙抬头,好日子!(从修手里取过一个红封包)这是拒上送的喜幛子钱。

成顺:谢谢掌柜的!

卢孟实:披红挂绿,骑马坐轿子,怎么红火怎么办。让那些不开眼的看看,福聚德的伙计也是体面的。散吧!

……

卢孟实:成顺,拿起来。侍候下今天这些座儿,我升你当灶头。散!(众伙计下)

王子西:(担心地)下半晌是瑞蚨祥盂四爷的座儿,这可是吃主儿。

卢孟实:谁候?

福顺:我。

常贵:掌柜的,我候吧。

王子西:侦缉队打点好了?

卢孟实:不买账,看来想敲咱们一笔。

修鼎新:这是全赢德的地契、账簿,你盖章就过户了。

卢孟实:(感觉不适)留我晚上看吧。全赢德的伙计柜上的,愿留的都留下,千万别让他们没地方去,还有……(一阵眩晕)

王子西:(扶住)怎么啦?去后边躺躺。

……

唐茂盛:分号要修门脸儿,用点儿钱。

声孟实:用多少?

唐茂盛:我大哥在法家花园起的那间馆子支了多少,我就用多少。

卢孟实:(知来者不善)行,过了五月节,我给您送天津去。

唐茂盛:哟,你跟我这儿打镲呀!

卢孟实:您看,这影壁得描金了,后院堆房要挑顶子……

唐茂盛:福聚德日进百金,还跟我来这套?

卢孟实:有进还有出哪。修先生,拿账来。

唐茂盛:(不看)这事儿就这么着了。另外,我还要借个人。

卢孟实:谁?

唐茂盛:分号缺个好堂头,我要常贵。

卢孟实:这可不行,饭馆让人服,全仗堂、柜、厨,您这不是撤我大梁吗?我给您换一个。(示意王子西帮他一起说)

王子西:(多一事不如少一事)二爷要,就……

卢孟实:不行。有批老主顾不见常贵不吃饭。

语言表达
其它试卷列表
教育网站链接